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國情研究 >
新中國農村發展改革的成就經驗及展望
來源:《學習時報》(2019年9月13日第A1版)        發布時間:2019-09-21
蒲 實
  新中國成立70年來,億萬農民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團結奮進,篳路藍縷,砥礪前行,譜寫出波瀾壯闊的歷史篇章,創造了舉世矚目的農村發展改革“中國奇跡”,為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提供了重要支撐。撫今追昔,鑒往知來。在迎接中華人民共和國70華誕之際,回顧新中國成立70年來農業農村現代化建設的歷程、成就,總結寶貴經驗與啟示,對于我們在新時代深入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開創鄉村振興新局面,具有重要的啟示意義。
  砥礪前行70年新中國農村發展改革成就卓著
  從農業發展成效看,由單純追求高產量轉向追求高質量。新中國成立之初,我國開始大規模開展農業生產條件改善運動,以完善水利灌溉系統、提升科技力量、強化農業技術裝備等外部要素為支撐,全力保障糧食安全。糧食產量從20世紀50年代初的3000億斤提高到90年代中期的1萬億斤,基本實現自給自足。農業發展方式實現轉型,2018年農業科技進步貢獻率達到58.3%,農作物耕種收綜合機械化率達到67%,各類新型農業主體超過300萬,新型職業農民超過1500萬人,標志著我國農業生產已經實現以機械作業為主、主要依靠科技進步推動的根本性轉變。農業經濟結構趨于合理,農業產品結構、產業結構和布局結構不斷優化,農林牧漁業全面發展,傳統農業加快向現代農業轉變。農業經營體系不斷健全,農業經營主體經歷了由改革開放前農民集體占主導的格局到改革開放初期相對同質性農民家庭占主導格局的轉變,再到現階段多元化經營主體并存、分工協作格局的演變,這既是農業向現代化演進過程的必然,又是歷史傳承的結果。
  從農民生活水平看,由單一強調反貧困轉向強調物質精神“雙富裕”。農村發展改革70年以來,農民收入持續增長,農民增收渠道不斷拓寬,城鄉居民收入差距持續縮小,農民生產生活條件極大改善,農民生活從整體貧困轉變為整體富裕,農民生活水平踏上新臺階。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持續增長,由1978年的130多元增長到2018年的1.4萬多元,實際增長17倍多。農民消費水平不斷提高,農村居民家庭恩格爾系數從1978年的67.7%下降至2018年的30.1%,人均住房建筑面積增加近40平方米。脫貧攻堅成效舉世矚目,農村貧困人口由1978年的7.7億減少到2018年的1660萬人。農民精神生活面貌發生根本變化,農村基層民主政治建設、精神文明建設、社會建設和生態文明建設等全面發展,新農村建設扎實推進。黨的十八大以來,農村“五位一體”建設取得重大成就,廣大農民在物質生活顯著改善的同時,精神生活質量不斷提升。
  從城鄉發展關系看,由單向資源要素流動轉向全方位融合。城市與農村的關系,貫穿中國工業化和城鎮化的始終。新中國成立70年來,共經歷了4次重大的工作重心轉移,大體按照“改革商品流動體制—改革資源要素配置機制—改革城鄉二元分割體制—確立城鄉融合體制機制”的路徑不斷深化和拓展。土地制度改革為城鄉全方位融合奠定有力基礎,土地作為要素流動的核心,實現了從強調土地所有權歸屬向土地農民集體所有前提下的有效利用演進,從政府引導的集體內部配置向市場主導的城鄉合理流動演進,從單純的農村內部農地利用規模控制向城鄉土地開發強度控制演進。從人口、土地要素的單向流動轉為人、地、錢、產業雙向互動,通過加快農村基礎設施建設、推動城鄉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加強農民工權益保護等措施,逐步加大對農村勞動力流動就業的支持力度,促進資金、土地、技術等要素資源在城鄉的加速流動,全力破除二元結構。黨的十九大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明確了“城鄉融合發展”方向,城鄉融合發展的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不斷健全。
  70年農村發展改革走出一條中國特色康莊大道
  實踐蘊含智慧,歷史昭示未來。70年的實踐表明,中國農村發展改革走過了不平凡歷程,取得了重大進展和成就,也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從中可以得到一些規律性認識和深刻啟示。
  推動農村發展改革,必須始終堅持黨的全面領導。70年來的歷史充分證明,中國共產黨是領導各項事業前進的核心力量,中國農村發展改革始終是在黨的領導下進行的。黨的政治領導為農村發展改革明確了政治立場和價值取向,增強農村發展改革的方向感和聚合力;黨的組織保障為農村發展改革提供了嚴謹縝密的組織結構和制度框架,確保農村改革的統一性、高效性;黨的優良傳統和品質,確保在農村發展改革中,既勇于開拓創新、銳意進取,又敢于堅持真理、修正錯誤。從上世紀80年代以來,我們黨深刻認識到“三農”問題是關系國計民生的根本性問題,每年召開一次中央農村工作會議,21份中央“一號文件”基本構建了成熟穩定的強農惠農富農政策體系。
  推動農村發展改革,必須始終堅持保障農民的根本利益。70年來的歷史充分證明,實現、維護好農民的根本利益是農村發展改革的出發點和落腳點。調動農民的積極性,核心是保障農民的物質利益,尊重農民的民主權利,這是解決“三農”問題的根本原則之道。
堅持調動農民主觀能動性,從改革伊始實行土地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到土地所有權與承包經營權“兩權分離”,再到土地“三權分置”,都充分調動了億萬農民群眾的生產積極性,讓農民切實擁有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堅持尊重農民首創精神,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的形成、鄉鎮企業的創造、基層組織建設的開展,無一不是堅持不懈推進農村改革和制度創新,充分發揮億萬農民主體作用,尊重農民首創精神的結果。
  推動農村發展改革,必須始終堅持充分體現中國基本國情。70年來的歷史充分證明,農村改革必須堅持從基本國情出發,什么時候脫離這個國情、脫離這個實際,就會犯錯誤、走彎路,甚至遭遇嚴重挫折,這也是最為深刻的經驗啟示。堅持從實際出發,立足“大國小農”國情和農村發展實際,實行分類指導和基層探索,不斷創新“三農”理論、制度和政策。堅持穩中求進,科學把握鄉村的差異性和發展走勢分化特征,堅持整體推進和重點突破,既盡力而為,又量力而行,確保農村發展改革有條不紊向縱深推進。堅持依靠科技進步,農業科技投入持續增長,農業科技體制機制改革邁向深入,現代農業裝備水平有效提升,確保科技進步成為重要農產品綜合生產能力提高的穩固基石。
  推動農村發展改革,必須始終堅持市場化方向。70年來的歷史充分證明,正是堅持了市場化的改革方向,才促使廣大農民活力競相迸發,鄉鎮企業異軍突起,小城鎮雨后春筍般涌現。把市場化改革作為貫穿農業發展的一條主線。從上世紀70、80年代實施的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到黨的十八大以來農產品價格形成機制、農村土地制度、集體產權制度等一系列重大改革的深入推進,每一步的市場化改革探索都對農業發展產生了極為深遠的影響。利用市場化手段促使新產業、新業態、新動能不斷涌現。通過農產品購銷體制改革、農村中小企業現代公司體制建立、農村新型經營主體的激活等市場化機制,農業新產業新業態加快發展,特別是21世紀以來,農村電子商務呈噴涌之勢,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蓬勃興起,已經成為農業農村發展新活力和新動能的重要來源。
  著力重點領域開啟農村發展改革新征程
  新征程伴隨新機遇,新時代開啟新前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標志著我國鄉村發展進入一個嶄新階段。實現農業強、農村美、農民富的鄉村振興目標,必須推進關鍵領域形成突破,與時俱進全面深化農村改革。
  把握農村土地農民集體所有的根本底線,處理好農民和土地的關系。處理好農村土地制度改革與農民的關系,對于發展規模經營、增加農民收入、推進農業現代化、健全城鄉發展一體化體制機制具有重要而深遠的影響。一是完善農村基本經營制度,積極探索現有土地承包關系保持穩定并長久不變的具體實現形式,賦予農民對承包地占有、使用、收益、流轉及抵押、擔保的權能。二是探索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健全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交易市場,探索建立兼顧國家、集體、個人等多方利益的土地入市增值收益分配機制,合理提高農民收益。三是改革農村宅基地管理制度,探索宅基地有償獲得與使用的途徑,穩妥推進農民住房財產權抵押、擔保、轉讓試點,拓展農民財產性收入渠道。四是加快推進征地制度改革,縮小征地范圍,規范征地程序,完善被征地農民的合理、規范、多元保障機制,確保被征地農民長期受益。
  鎖定鄉村治理現代化的遠景目標,健全好“三治融合”的鄉村治理體系。健全鄉村治理體系既要傳承發展我國農耕文明中的優秀傳統,形成文明鄉風、良好家風、淳樸民風,又要健全黨委領導、政府負責、社會協同、公眾參與、法治保障的現代鄉村社會治理體制。一是深化村民自治實踐,推動鄉村治理重心下移,盡可能把資源、服務、管理下放到基層。厘清農村基層自治組織職責,對符合條件的公益性農村社會服務組織給予政策、技術、資金等方面的支持。二是建設法治鄉村,深入推進綜合行政執法改革向基層延伸,創新監管方式,推動執法隊伍整合、執法力量下沉,提高執法能力和水平。建立健全鄉村調解、縣市仲裁、司法保障的農村土地承包經營糾紛調處機制。三是提升鄉村德治水平,深入挖掘鄉村熟人社會蘊含的道德規范,結合新時代要求進行創新,強化道德教化作用,建立道德激勵約束機制,引導農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務、自我提高。
  立足城鄉發展不平衡的最大實際,推進好城鄉融合發展。以城鄉融合發展為重點推進農村改革發展,是解決各類主體發展不平衡、城鄉居民收入不平衡、農民增收渠道拓展不充分、城鄉資源配置不平衡等問題,以激發農業農村發展新動能的時代要求。一是促進城鄉要素順暢流動,消除阻礙城鄉要素順暢流動的體制機制壁壘,促進城鄉人口雙向自由流動,盤活閑置土地資產,完善鄉村金融服務體系,撬動更多社會資金投入鄉村建設。二是推進城鄉公共服務均等化,推動公共服務向農村延伸,統一并軌城鄉基本公共服務標準,健全全民覆蓋、普惠共享、城鄉一體的基本公共服務體系。三是推動城鄉產業融合發展,搭建城鄉產業協同發展平臺,引導工業反哺農業,城市支持農村。創新農村產業組織方式,加快對接城鄉相關產業,實現鄉村經濟多元化和農業全產業鏈發展。
  〔作者系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研究室研究員〕
 
?
双色球杀号彩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