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祖昌上井岡山
來源:《黨史文苑》(2019年第7期)        發布時間:2019-08-26
李曉斌
  自從1927年9月毛澤東領導的湘贛邊界秋收起義部隊途經江西蓮花進駐了井岡山后,革命形勢頓時峰回路轉,極大鼓舞了蓮花地方黨組織和革命群眾的革命積極性。
  1928年2月,中共蓮花特別支部在寒山西沖召開黨員大會,后因形勢危急,被迫遷往瑤坊獅形坳召開。根據上級黨委指示,會議決定重建蓮花地方武裝,取出賀國慶保存的全縣唯一的一支槍,成立赤色隊,陳競進為隊長,賀國慶任副隊長。這支隊伍開始人數不多,武器主要是紅纓槍。
  蓮花地方武裝赤色隊成立后不久,發展到八九十人15支槍,戰斗力大大增強。這年4月,經請示上級同意,赤色隊在九都焦葉沖升編為蓮花紅色獨立團,陳競進任團長,李偉任黨代表。升編后的紅色獨立團,即在上西山區和攸縣一帶游擊,打土豪籌款。隨著革命形勢的發展,斗爭由秘密轉為公開,甘祖昌任坊樓土地委員會主任,領導群眾打土豪、分田地,搞得轟轟烈烈。其時坊樓田垅村有個貧苦青年,名叫陳春林,生于1911年,小甘祖昌6歲,和甘祖昌很要好。在土地革命中,有人檢舉陳春林的父親窩藏了財主的東西,因此將其列入斗爭對象。陳春林很緊張,來找甘祖昌辯冤。甘祖昌不相信陳春林這樣的家庭會窩藏財主的東西,于是親自帶人調查核實,終于澄清了事實,消除了陳家由于遭人誣陷造成的不良影響。從此,陳春林更加信服甘祖昌,后來也參加了工農紅軍。
  甘祖昌后來到修械所工作,表現突出。8月,黨組織介紹他到紅色獨立團當軍需處長,負責修械所及其他軍需工作。從此,甘祖昌成了一名紅軍戰士。他一方面要參加戰斗,一方面又要負責修械所工作,任務十分艱巨。修械所每人一副擔子,工具都挑在肩上,敵人來了,馬上轉移。來到安全地帶,把擔子放下,生起爐子,又可以開工。別看工廠設備簡單,生產效率可不低。一次,部隊出擊攸縣,戰士要配刀。只在一夜之間,修械所給每人打好了一把小刀,為戰斗提供了勝利的保障。俗話說,江湖一點訣,凡事觸類旁通。修械所的師傅們很快就掌握了一些簡單的兵工武器生產技術,像大刀、梭鏢、鳥槍、松樹炮等,都可以成批制造出廠。
  這一年,甘祖昌被派往井岡山紅四軍訓練班學習,聽毛委員講課。接到通知,甘祖昌激動萬分,立馬收拾行李上路。時已下午,再快當天也到不了井岡山,同志們勸他第二天動身。他哪管這些,巴不得插上翅膀往山上飛。到了永新,天已經黑了,甘祖昌在一家小客店吃過夜飯,急著又要趕路。山里的夜晚非常寒冷,風也很大。店主勸他說:“前面都是荒山野嶺,天這么黑,又這么冷,不如歇一晚再走。”甘祖昌趕路心切,謝過店主好意勸告,當即就往井岡山方向趕。半夜時分,竟然下起了雨。甘祖昌被淋得渾身濕透透,冷得牙齒直打戰。四處是山,也不知到了哪兒,甘祖昌見前面有一戶人家,還亮著燈,就上前去敲門。一個老人出來開了門,問道:“天還沒亮,怎么就來敲門?你是誰?”
  甘祖昌說:“我是過路的,讓我歇歇腳,烤下衣服就走。”
  老人舉著一盞油燈,見是一個冷得發抖的后生,憐憫地說:“造孽啊,這夜雨天,趕路干什么?快進來暖和一下。”
  老人當即將火塘里煨著的火燼撥開,加上了柴草,燃旺了火,給甘祖昌烤衣服。
  當老人得知甘祖昌是去井岡山,他說:“你是去井岡山干革命的吧,我兒子就在井岡山當紅軍。你怎么跑到茶陵來了,這里離井岡山至少還有五六十里。不過,我知道一條近路,明天一早帶你去。”
  當夜,甘祖昌在老人家休息。第二天一早,老人待甘祖昌吃過早飯,并準備好了路上的干糧——幾只烤紅薯,帶著甘祖昌抄近路趕往井岡山。兩人翻過幾座山,來到一座大山腳下。老人指著眼前的那座山說:“沿這條山道一直走,翻過那座山就到井岡山,我就不送了。我兒子叫‘陳毛崽’,如果你見到他,就告訴他,家里一切都好,好好安心革命工作。”
  將近中午,甘祖昌終于到了井岡山。一位辦事員帶著他來到八角樓。
  毛委員見到他,起身說:“來了,很好,你叫什么?”
  甘祖昌站得筆直,說:“報告首長,紅軍戰士甘祖昌!”
  毛委員微笑著說:“你是江西老表,蓮花人對嗎?快坐下來說話。”
  甘祖昌就坐在毛委員的旁邊。他看著眼前的這位首長,一臉和藹,寬寬的前額,濃密烏黑的頭發,一雙大眼睛閃爍著智慧的光芒,嘴角總是掛著微笑,沒有一點官架子。
  “去年9月25日,我們到過你們蓮花。你們是一支槍鬧革命起家的,現在怎么樣了?”
  甘祖昌認真地回答說:“我們的赤色隊已經發展成紅色獨立團了。”
  “好啊,一支槍發展成了一個團,以后還能發展成一個師、一個軍,革命不斷發展,人民武裝自然也要越來越發展。”
  甘祖昌一聽,仿佛看見了一片無限光明的希望。他連連點頭說是。
  毛委員又問:“你識字嗎?”
  甘祖昌說:“只上了一年半私塾,認得些字。”
  毛委員說:“不錯,參加革命了,要不斷學習,這次辦干部訓練班,就是為了提高干部的馬列主義水平。可是敵人不讓我們學,又來搗亂了,糾集十萬人來打我們,訓練班只好改期了。”
  毛澤東詳細詢問了蓮花縣武裝斗爭的情況,最后交待甘祖昌說:“你回去告訴縣委,要組織好紅軍和赤衛隊,狠狠打擊來犯的敵人,你們扯住了敵人的手腳,就是為保衛革命根據地出力!”
  毛委員的一番話,甘祖昌終生難忘。
  甘祖昌回到蓮花后,敵人的“圍剿”果然越來越瘋狂,形勢越來越緊。有一次,獨立團和靖衛隊在高洲接上了火,從早上到中午,戰斗打得十分激烈。甘祖昌指揮修械所的同志把擔子挑到火線附近一座廟里,配合部隊打仗。
  這時,一個紅軍戰士手提一支槍氣喘吁吁趕來道:“快!快!敵人上來了,我的槍壞了!”大伙毫不遲疑,拆槍的拆槍,洗零件的洗零件,鍛造部件的鍛造部件,火星四射,揮汗如雨,不到十分鐘,槍就修好了。這時,敵人已經沖到山上去了,甘祖昌帶領幾個戰士,高聲呼喊著從后面追上去,敵人聽到后面響起了槍聲,以為紅軍援兵到了,嚇得膽戰心驚,匆忙撤退。這一次,修械所立了大功,受到上級嘉獎。
  1929年,在攸縣七里欒山打游擊時,甘祖昌帶領一個小分隊,協助當地農協打土豪、分田地。這天深夜,下著小雨,四周漆黑一團,伸手不見五指。甘祖昌舉著松明,撞開一家土豪的大門,帶頭沖進大院。不料,躲在門旮旯里的鄉丁,揮起板斧朝他劈來。甘祖昌一時躲閃不及,前額皮開肉綻,鮮血如注。甘祖昌忍痛掉轉梭鏢,拼盡全身力氣一挑,鄉丁肚子被梭鏢貫穿,頓時一命嗚呼。甘祖昌也因失血過多,昏迷過去。戰友們將頭部受傷的甘祖昌背了回去。甘祖昌經搶救脫離了危險,但因傷口較深,經過一段時間休養才慢慢恢復健康,可是前額留下了一道永久的疤痕,并落下了天氣一變就頭痛的毛病。后來,由于甘祖昌長期在深山老林的兵工廠工作,又患上了瘧疾,不時發燒“打擺子”,組織上安排甘祖昌回鄉工作,調養身體。
  甘祖昌回到家鄉沿背村。兒子見了爸爸,有些怯生,妻子立即叫孩子喊爸爸,兒子抱住爸爸的大腿,大聲喊了聲“爸爸”!甘祖昌無限愛憐地摸了摸兒子又黃又瘦的臉蛋,說道:“孩子長高了!”妻子悲喜交集。喜的是,丈夫活著回來了;悲的是,他病得那么慘,瘦得不成人形。更令人擔憂的是,他的瘧疾一旦發作,就渾身顫抖,牙齒磕得咯咯響。妻子從母親那里抱來兩床棉被,將他團團包住,仍然無濟于事。鄉親們紛紛來看望他,替他求醫問藥。經過一段時間治療,這才將病情穩住。甘祖昌告訴鄉親們,他到井岡山,在八角樓受到毛委員接見。從毛委員身上,他看到中國革命的前景一片光明。聽了甘祖昌談到他見到毛委員的情景,鄉親們更加堅定了對革命前途的信心。

?
双色球杀号彩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