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政治理論學習 >
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與中國話語的崛起
來源:《學習時報》(2019年9月27日第A1版)        發布時間:2019-10-12
何毅亭
  話語體系建設是當代中國理論建設、思想建設、文化建設的重要方面,是維護文化安全、捍衛文化主權的重要方略,是講好中國故事、構建中國話語的必然要求。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話語體系建設,反復強調要“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切實扭轉我國在國際上“有理說不出、說了傳不開”的境地。近年來,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進程與話語體系建設同向共進,中國話語在國際上的影響力、認同度穩步提升,話語體系建設取得切實進展。
  話語崛起與民族復興共命運
  話語權屬于國家文化軟實力,對內可以引領社會輿論、塑造良好社會政治心態,對外能捍衛國家文化主權、影響國際輿論。話語權是國之重器。大國興起,往往伴隨著話語的崛起。一個物質富裕而精神塌陷、話語貧困的民族,不可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塊頭大不等于強,體重大不等于壯,有時是虛胖。”
  歷史上,悠久燦爛的中華文明鍛造了強大的思想文化凝聚力和引領力,向世界貢獻了富有魅力和影響力的思想體系、價值體系、話語體系等,成為人類文明寶庫中至為珍貴的財富。中華古典話語,如“仁者愛人”“無為而治”“近悅遠來”等以其厚重的內涵、深沉的智慧、優雅的姿態,引領文明風尚,澤被鄰國四方,至今備受世人景仰。
  近代以來,由于封建制度腐朽沒落,昔日東方大國漸漸落后于時代,滑落到了被開除球籍的邊緣。從鴉片戰爭開始,在西方列強堅船利炮之下,中國逐步跌入災難深重的黑暗深淵,中華民族不僅因落后而挨打,也因落后而失去了話語自信、文化自信。伴隨著世界中心地位的轉移,西方話語逐漸上升為世界主導話語,占領了思想文化高地,掌握了國際規則的制定權,國際話語的解釋定義權、議題設置權、爭議裁量權。西方或以布道師身份出場,謀求將地域性話語上升為普世性話語,殖民于世界;或以裁判者面貌出現,以西方是非為是非,對其他國家評頭論足、說三道四。伴隨著西方話語洶涌而至,中華古典話語被擠入歷史暗角,遮蔽了璀璨的榮光。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是中華民族走向復興的偉大歷史開端,也是中國話語走向世界的偉大歷史開端。像和平共處五項原則,“三個世界”劃分等,就是當年中國話語對國際話語體系的貢獻。70年彈指一揮間,今日之中國迎來了從大國走向強國的歷史新起點。現在中國經濟上、物質上的強大正在成為現實,但這絕不是中華民族孜孜以求的夢想的全部,中國絕不能成為一個物質發達而精神貧困、失語失聲的“跛腳大國”。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實現我們的發展目標,不僅要在物質上強大起來,而且要在精神上強大起來。”一個物質強大的中國,還必須是一個精神自立、文化自強、話語自覺的中國。如果物質的豐饒伴隨著精神的退化,經濟的崛起伴隨著文明的塌陷,體量的壯大伴隨著話語的貧弱,那么這樣的“大國”不可能成為世界意義上的現代化強國。
  近年來,隨著中國走向復興,中國話語的國際影響力得到大幅提升,但與中國的文明古國身份、世界大國地位還不能完全匹配。究其原因,是由于國際話語權的大小首先取決于實力。在國際話語場,有了強大的國家力量,就有了無聲的話語權。通常情況是,誰擁有了壓倒性的硬實力,誰就擁有了壓倒性的話語權。今天,國際話語權爭奪的焦點首先是規則的制定權,然后才是道義原則上的“誰說的話更在理”。當今的國際秩序,西方發達國家依然掌握著主要的國際話語權,但基于人類共同利益基礎上的國際政治經濟新秩序的構建日益成為各國的迫切愿望和世界發展的潮流。在此背景下,中國提出的共同價值觀、新安全觀、文明觀、新型大國關系等新理念,獲得了世界的廣泛認同;西方提出的“歷史終結論”“文明沖突論”“西方中心論”“普世價值論”,伴隨著金融危機以來西方經濟的一蹶不振而日漸式微。中國話語與中國復興共命運,在中國日漸走向世界舞臺中央的過程中,中國話語的崛起指日可待。
  二十一世紀是中國話語崛起的世紀
  21世紀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世紀,也是中國話語崛起的世紀。新時代的中國既是行動的巨人,也必將成為話語的引領者。
  我們之所以有這個信心和底氣,是因為中國是一個有追求、有深度、有成功實踐的國度,中國完全有理由講好中國故事。新中國成立70年來,中國共產黨團結帶領全國人民砥礪奮進,書寫了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中國故事、改革開放新時期的中國故事、黨的十八大以來發生歷史性轉折的中國故事,書寫了創造時速罕見的經濟發展奇跡和社會穩定奇跡的中國故事,書寫了貢獻世界和平與人類進步事業的中國故事,這為中國話語建構提供了最堅實的底氣、最深刻的基礎、最厚重的源泉。中國故事來源于人類歷史上絕無僅有的獨特環境中。當代中國無論在何種意義上都是一個世界級的偉大樣本,超長時間的歷史縱深、超大規模的經濟體量、超大幅員的國土面積、超大數量的人口規模、從未間斷的文化血脈和文化傳統,正在經歷著我國歷史上乃至人類歷史上最為宏闊最為廣泛的實踐創新。事實勝于雄辯,以西方發達國家為代表的資本主義模式,以蘇聯為代表的傳統社會主義模式,以巴西為代表的拉美模式等,都不可與中國故事同日而語。中國故事是由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根植于中國的歷史文化土壤,蘊含著中國的獨特創造。以中國故事為源頭活水的中國話語體系,一定會在國際話語體系中占據應有的位置。
  我們之所以有這個信心和底氣,是因為中國正前所未有地接近世界舞臺中央,中國話語在世界范圍崛起是歷史大趨勢。放眼世界,國際形勢紛繁復雜,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如何解局?如何布局?作為一個取得了卓越成就的發展中大國,國際社會期待聆聽中國發出的聲音,看到來自中國的方案,中國不能缺席。為了應對百年變局,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中國方案。在過去的7年,習近平總書記在眾多國內國際場合闡述、倡導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得到國際社會的普遍認同,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多次被寫入聯合國決議。這一跨越時空的宏偉構想已經激蕩起全球的廣泛共鳴,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高度贊同這一中國理念,他說:“我們踐行多邊主義的目的,就是要建立人類命運共同體。”第71屆聯合國大會主席彼得·湯姆森說,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這是人類在這個星球上的唯一未來”。中國作為負責任大國,必將以更加積極的姿態參與全球治理和重大國際行動,發出更加響亮的中國聲音,中國話語必將成為國際輿論場上的一個最強音。
  我們之所以有這個信心和底氣,是因為中國的學術界理論界正在擺脫對西方話語的路徑依賴,不斷增強建構中國話語體系的集體自覺。我們必須清醒地認識到,試圖通過西方理論的植入和西方話語的中介來講述中國,最終呈現的不過是不著邊際、不倫不類的中國形象。如今,是否能夠構建中國話語體系,不是看是否符合西方的價值邏輯、貼近既有的歷史經驗,是否有某些政治人物、思想人物的概念作話語基礎;而是看是否能夠從中國實踐中升華出中國理論、展示中國思想、提出中國主張,是否能夠講好中國故事、解碼中國樣本、破譯中國密碼。講好中國故事,不能簡單延續中華古典話語的母版,不能簡單套用馬克思主義經典話語的模板,不能簡單復制“蘇東”國家話語體系的樣版,更不能沿襲西方話語體系的翻版,東拼西湊、東搬西挪是無法建構起中國話語的宏偉大廈的。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這是一個需要理論而且一定能夠產生理論的時代,這是一個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夠產生思想的時代。”中國各條戰線各個領域的理論工作者特別是馬克思主義理論學科的專家學者不能辜負了這個時代,一定要堅定“四個自信”,腳踏中國大地,用中國話語講好中國故事,寫出科學社會主義的當代中國“新版本”,形成縱貫古今、融通內外的中國話語體系,開創用中國話語講好中國故事的新時代。
  努力為全球話語體系變革貢獻中國智慧
  近代以來,與資本主義國家經濟飛速發展相對應,全球話語格局長期具有“西話主導、西強東弱”的特征。進入21世紀,隨著新興經濟體的群體性崛起,特別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中國健步走近世界舞臺中央,一度固化的國際話語格局逐漸呈現出了多彩紛呈的跡象。
  針對全球治理赤字、信任赤字、和平赤字、發展赤字,中國沒有扮演悄無聲息、缺乏自我主張的大國角色。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提出,“要圍繞我國和世界發展面臨的重大問題,著力提出能夠體現中國立場、中國智慧、中國價值的理念、主張、方案”。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聚焦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主導創設了一批世界性議題,凝煉出一批叫得響、傳得開的標識性概念,為全球話語格局變革貢獻了中國智慧。
  第一,優化全球治理的中國話語。在傳統的全球治理體系中,治理主體要么是少數發達國家(比如七國集團),要么是發達國家占主導地位的國際機制(比如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代表性和包容性不夠,全球治理越位、治理缺位同時并存,治理赤字由來已久。大國主導、幾方共治的傳統治理邏輯,不符合全球正義的原則,沒有反映國際力量對比的新變化。如何化解全球治理赤字?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們要推進國際關系民主化,不能搞‘一國獨霸’或‘幾方共治’。世界命運應該由各國共同掌握,國際規則應該由各國共同書寫,全球事務應該由各國共同治理,發展成果應該由各國共同分享”。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倡導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觀,主張國際社會大家的事要由各國人民商量著辦,不能由一家說了算,不能由少數人說了算。中國倡議的中非合作論壇、中阿合作論壇、“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是踐行共商共建共享原則的典范,為許多處于“邊緣地帶”的國家提供了公平參與全球治理的機會。
  第二,增進全球信任的中國話語。當今世界,人類利益交融、命運與共、休戚相關。然而,一些西方國家固守零和博弈思維,秉持贏者通吃的叢林法則,以大欺小,舍義取利,國際競爭摩擦呈上升之勢,博弈色彩明顯加重,國際社會信任和合作受到侵蝕。“本國優先”“本國第一”公然上升為個別西方大國的執政理念,以本國利益為軸心,任意退群、肆意毀約,罔顧全球公義,制造信任危機。如何化解全球信任赤字?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信任是國際關系中最好的黏合劑”。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倡導正確義利觀,以義為先、義利兼顧,構建命運與共的全球伙伴關系;倡導把互尊互信挺在前頭,堅持求同存異、聚同化異,增進戰略互信,減少相互猜疑。中國提出的正確義利觀、信任觀,是對西方利益觀和叢林法則的超越,為世界各國相互信任、并肩前行,共同建設更加美好的世界提供了正確遵循。
  第三,維護世界和平的中國話語。西方主導的世界安全秩序固守排他性安全觀,強調霸權帶來穩定,結盟帶來安全,沒有責任保障盟友之外的國家的安全等,不利于世界和平穩定。盡管和平發展、合作共贏成為時代潮流,但世界仍很不太平,地區沖突和局部戰爭持續不斷,戰爭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仍然高懸在人類頭上,和平赤字依然嚴峻。如何化解全球和平赤字?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和平是全人類的共同價值,“不能一個國家安全而其他國家不安全,一部分國家安全而另一部分國家不安全,更不能犧牲別國安全謀求自身所謂絕對安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倡導“對話而不對抗、結伴而不結盟”的國際交往觀,實現了對西方結盟機制和冷戰思維的超越;倡導“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新安全觀,實現了對西方排他性安全觀的超越;倡導“不沖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新型大國關系,實現了對大國必戰、國強必霸的修昔底德陷阱的超越。
  第四,促進共同發展的中國話語。長期以來,西方奉行線性發展、梯度進化的發展邏輯,發達國家在全球產業鏈中占領制高點,發展中國家被迫長期處于低端,世界發展差距愈拉愈大,致使收入分配不平等、發展空間不平衡成為全球經濟發展面臨的最突出問題。如何化解全球發展赤字?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倡導“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和“開放、融通、互利、共贏”的合作理念;提出打造富有活力的增長模式、開放共贏的合作模式、平衡普惠的發展模式,讓世界各國人民共享經濟全球化發展成果;提出“一帶一路”國際合作倡議,為消解全球發展赤字作出了中國貢獻。
  總而言之,習近平總書記以上四個方面的標識性話語,已經成為世界“讀懂中國的標識”、成為中國話語在全球治理體系中崛起的標志。當前重要的是,我們的理論界、學術界應當加強對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原創性話語的研究,善于創設世界性議題,善于提煉標識性概念,善于打造易于為國際社會所理解和接受的新概念、新范疇、新表述,著力提升推動全球話語體系變革的能力和本領。
  展望未來,中國走向世界舞臺中央的過程也是中國話語在全球話語體系中崛起的過程。到本世紀中葉,隨著中國全面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中國的發展優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制度優勢、中國共產黨的治國理政優勢、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真理優勢、中華民族五千年歷史積淀的文明優勢,終將轉化為國際舞臺上的中國話語優勢。40多年前,歷史學家湯因比曾經預言:人類的希望在東方,中國文明將照亮21世紀。今天,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中國正闊步行進在民族復興的大道上,中國話語在全球話語體系中崛起已經成為不可逆轉的大邏輯。我們完全有理由堅信,推動全球話語體系朝著更加平等、開放、包容方向發展的希望在東方,東方的希望在中國,中國的希望在中國共產黨。
  (這是作者2019年9月22日在第二屆“中國話語高端論壇”開幕式上的講話,發表時有刪改)


?
双色球杀号彩客网